首页
法治资讯
首页 > 资讯列表 > 法治资讯 > 转包人破产后,管理人能否要求实际施工人返还发包人支付的工程款?

转包人破产后,管理人能否要求实际施工人返还发包人支付的工程款?

发布时间:2020-07-31 11:04:02 分类:法治资讯

本文链接:https://m.law995.cn/fzzx/2051.html

摘要: 转包人破产后,管理人能否要求实际施工人返还发包人支付的工程款?阅读提示:通常情况下,工程存在转包的,...

转包人破产后,管理人能否要求实际施工人返还发包人支付的工程款?

 

阅读提示:通常情况下,工程存在转包的,由转包人向实际施工人支付工程款。但《建设工程司法解释一》第二十六条规定,在存在违法转包的情形下,实际施工人可直接向发包人主张工程款。此种情况下,如实际施工人是借用转包人的账户收取工程款,转包人破产的,管理人是否有权要求实际施工人返还已通过转包人账户收取的工程款?

 

裁判要旨

 

承包人将承包的建设工程非法转包后,承包人破产的,发包人直接支付给实际施工人的工程款不属于承包人的破产财产,承包人的管理人无权要求实际施工人返还。

 

案情简介

 

一、2009年8月10日、2010年7月14日,某某电器公司代某某公司与某某公司分别签订联合经营协议书、合作经营协议书,约定某某公司向南京某某电器有限公司有偿提供经营或施工需要的相关资质、资料;南京某某电器有限公司按照总包合同2%向某某公司交纳管理费。

 

二、2012年起,某某公司先后与常州供电公司签订工程施工合同,约定由某某公司承包常州供电公司10个项目供配电工程的施工。另外,常州供电公司还将新城市广场WH等基站土建工程、江苏省电力建设第一工程公司构支架安装工程发包给某某公司施工。

 

三、某某公司将上述工程全部转包给某某公司施工。某某公司按期施工,案涉工程先后于2012年7月至2013年11月期间竣工验收合格。

 

四、2013年1月6日,某某公司开设建行常州分行账户,委托某某公司原法定代表人龚裕玲办理该账户网银、短信和结算卡事宜,并将该账户3枚网银U盾全部交给某某公司。常州供电公司先后将案涉工程款汇入某某公司建行常州分行账户内。

 

五、2014年5月6日,法院裁定某某公司破产。某某公司将建行常州分行账户网银U盾交给某某公司管理人。截至交接时,该账户内款项余额为94.1元。

 

六、某某公司管理人向南京中院起诉,请求某某公司向某某公司返还案涉工程款。南京中院驳了回其诉讼请求。

 

裁判要点

 

本案中,某某公司系借用某某公司的建设工程资质,承包常州供电公司的工程。为方便某某公司收回工程款,由某某公司以自身名义开设账户,并将账户交由某某公司实际控制和支配。也即某某公司设立账户的目的是为方便某某公司收回工程款。那么,某某公司破产后,该账户的款项系归某某公司所有还是某某公司所有?

 

对此,南京中院认为,一方面,依据《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建设工程施工合同纠纷案件适用法律问题的解释》第二十六条第二款的规定,承包人将建设工程非法转包后,实际施工人可以发包人为被告主张权利,发包人在欠付工程款的范围内对实际施工人承担责任。也即非法转包中,实际施工人可直接请求发包人支付工程款。本案中,某某公司承包了案涉工程后,并未实际施工,而是将工程非法转包给某某公司,案涉工程款虽由常州供电公司通过某某公司的账户支付给某某公司,某某公司全面履行了某某公司与常州供电公司之间的合同。现案涉建设工程经竣工验收合格,某某公司有权要求常州供电公司偿付工程价款。

 

另一方面,案涉工程款账户虽以某某公司的名义开设,但自该账户开设起,某某公司即将该账户交给某某公司控制和使用,某某公司取得该账户的支配权。况且,该账户开设的初衷即为方便某某公司从常州供电公司处获取工程款。

 

因此,南京中院最终未支持某某公司管理人关于由某某公司返还工程款的诉讼请求。

 

实务经验总结

 

1. 对于实践中存在的大量非法转包的情形,实际施工人系借用转包人的资质对案涉工程进行施工,同时借用转包人的账户收取工程款。该种情形下,由于收取工程款的账户系借用转包人的名义开取,一旦转包人破产,将面临转包人的管理人要求取回该账户及款项的风险。

 

2. 对于上述情况,虽然账户是以转包人的名义开取,但管理人请求取回账户及返还账户内的款项,并不一定会得到法院的支持。通常情形下,法院会评估该账户是否仅用于收取案涉工程款。一旦该账户也被转包人用作其他款项的收款账户,将导致工程款和转包人的其他款项混同,工程款将不再具有特定化,法院判决作为转包人破产财产的可能性较大。但在该账户并未作为转包人的其他收款账户,且账户由实际施工人控制和支配的情形下,考虑到实际施工人本身即有从发包人处收取工程款的权限,法院认定该工程款不属于转包人破产财产的可能性较大。

 

3. 我们建议,如实际施工人借用转包人的账户收取工程款,尽量做到控制和支配转包人的账户,并要求转包人仅用该账户收取工程款,不再作为转包人的其他收款账户。

 

相关法律规定

 

《中华人民共和国企业破产法》

第三十二条  人民法院受理破产申请前六个月内,债务人有本法第二条第一款规定的情形,仍对个别债权人进行清偿的,管理人有权请求人民法院予以撤销。但是,个别清偿使债务人财产受益的除外。

 

第三十三条  涉及债务人财产的下列行为无效:

(一)为逃避债务而隐匿、转移财产的;

(二)虚构债务或者承认不真实的债务的。

《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

第一百四十二条  法庭辩论终结,应当依法作出判决。判决前能够调解的,还可以进行调解,调解不成的,应当及时判决。

《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建设工程施工合同纠纷案件适用法律问题的解释(一)》

第一条  建设工程施工合同具有下列情形之一的,应当根据合同法第五十二条第(五)项的规定,认定无效:

(一)承包人未取得建筑施工企业资质或者超越资质等级的;

(二)没有资质的实际施工人借用有资质的建筑施工企业名义的;

(三)建设工程必须进行招标而未招标或者中标无效的。

 

第四条  承包人非法转包、违法分包建设工程或者没有资质的实际施工人借用有资质的建筑施工企业名义与他人签订建设工程施工合同的行为无效。人民法院可以根据民法通则第一百三十四条规定,收缴当事人已经取得的非法所得。

第二十六条  实际施工人以转包人、违法分包人为被告起诉的,人民法院应当依法受理。

实际施工人以发包人为被告主张权利的,人民法院可以追加转包人或者违法分包人为本案当事人。发包人只在欠付工程价款范围内对实际施工人承担责任。

 

案件来源

 

南京绿洲设备安装工程有限公司破产管理人与南京某某建筑安装工程有限公司请求撤销个别清偿行为纠纷一审的民事判决书【南京市中级人民法院(2015)宁商初字第51号】

 

本案链接

 

本院认为:关于某某公司是否有权直接从常州供电公司取得工程款的问题。依据《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建设工程施工合同纠纷案件适用法律问题的解释》第二十六条第二款的规定,承包人将建设工程非法转包后,实际施工人可以发包人为被告主张权利,发包人在欠付工程款的范围内对实际施工人承担责任。本案中,某某公司与案涉工程发包方常州供电公司订立建设工程施工合同后,未按约施工,而将案涉建设工程转包给不具有资质的某某公司。某某公司非法转包以及某某公司借用某某公司名义与常州供电公司签订建设工程施工合同的行为,违反了法律的强制性规定,应认定为无效。某某公司将案涉建设工程非法转包后,某某公司投入人力和建筑材料,全面履行了某某公司与常州供电公司之间的合同。现案涉建设工程经竣工验收合格,某某公司有权要求常州供电公司偿付工程价款。因此,对某某公司认为其有权直接从常州供电公司取得工程款的主张,本院予以支持。

 

关于案涉工程款是否系某某公司向某某公司给付的问题。案涉建行常州分行账户虽由某某公司开设,但自该账户开设起,某某公司即将该账户交给某某公司控制和使用,某某公司取得该账户的支配权。常州供电公司将案涉工程款7849860.24元全部汇入该账户内,某某公司可以直接支配该部分款项。结合某某公司有权直接从常州供电公司取得工程款的事实,本院认定上述款项系常州供电公司直接向某某公司给付。对某某公司管理人认为案涉工程款系某某公司向某某公司给付的主张,本院不予支持。

 

关于某某公司将案涉银行账户的支配权交给某某公司是否故意损害其他债权人利益的问题。《中华人民共和国企业破产法》第三十三条之所以规定管理人有权请求撤销债务人在人民法院受理破产申请前六个月内对个别债权人的清偿行为,旨在避免债务人在出现破产原因的情形下偏袒性地清偿其关联企业或亲朋好友等特定债权人的到期债务,使其他债权人的利益在随后启动的破产程序中受损。本案中,某某公司以其名义开设账户并将账户交给某某公司支配,系基于某某公司有权直接从工程发包方取得工程款,而为某某公司实现其权利所提供的便利。况且,某某公司将案涉账户的支配权交给某某公司的时间为2013年1月6日,此时距本院受理某某公司破产申请尚有一年有余,某某公司没有某某某某公司、损害其他债权人利益的故意。

 

综上,本案不符合法律规定的债务人个别清偿行为的情形,亦不存在债务人为逃避债务而转移财产的情形。某某公司管理人主张案涉工程款7849860.24元原为某某公司所有,某某公司取得该款项部分系某某公司个别清偿、部分系无效行为,并据此要求某某公司返还7849860.24元的诉讼请求,缺乏事实和法律依据,本院不予支持。

 

延伸阅读

 

以下为本书作者在写作中检索的与本案持相同裁判观点的案例,供读者参考。

 

案例:抚州市中级人民法院审理的张某某、章某某等与江西省抚州市第二建筑工程公司取回权纠纷一审民事判决书【(2019)赣10民初24号】

 

抚顺中院认为,本案的争议焦点是案涉的631923元是否属于二建公司破产财产的问题。根据法律规定,破产申请受理时属于债务人的全部财产,以及破产申请受理后至破产程序终结前债务人取得的财产,为债务人的财产。本案经审理查明,张某某、章某某是江西陶瓷学院礼堂兼食堂工程的实际施工人,该事实双方当事人在庭审中均予以认可,故张某某、章某某对江西陶瓷学院礼堂兼食堂工程的工程款享有所有权。根据合同约定,江西陶瓷学院礼堂兼食堂工程的工程款从2007年至2019年每年需汇入631923元至二建公司的账户,然后由二建公司负责如数将该款转汇入江明指定账户或者汇入承包人张某某账户,且从2007年至2016年,江西陶瓷学院每年均向二建公司账户汇入了631923元工程款,二建公司在收到该款后均已将该款转支付给了两原告。两原告与二建公司之间存在事实上的借用账户的法律关系。虽然货币作为动产的特殊属性,通常情况下,货币的所有者与占有者一致,不同于一般物品能够取回。但在特定情况下,可以认定特定化的货币占有与所有相互分离。本案中,由于二建公司在破产申请受理之前对江西陶瓷学院并不享有任何债权,2018年12月21日江西陶瓷学院汇入二建公司账户的631923元是在二建公司破产申请受理之后汇入的,是江西陶瓷学院根据合同约定支付给两原告的尚欠工程款,且与二建公司账户内的其他资金没有混同,该631923元工程款具有特定化,两原告对该631923元工程款享有所有权。根据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企业破产案件若干问题的规定》第七十一条第(一)项“债务人基于仓储、保管、加工承揽、委托交易、代销、借用、寄存、租赁等法律关系占有、使用他人财产不属于破产财产”的规定,故2018年12月21日江西陶瓷学院汇入二建公司账户的631923元不属于二建公司的破产财产,应属两原告所有。《中华人民共和国企业破产法》第三十八条规定:“人民法院受理破产申请后,债务人占有的不属于债务人的财产,该财产的权利人可以通过管理人取回。但是,本法另有规定的除外”。就本案而言,本院于2018年6月5日受理二建公司破产清算案,目前该案尚在审理过程中,张某某、章某某对案涉的631923元工程款享有所有权,且该款现由二建公司实际占有,故张某某、章某某依据《中华人民共和国企业破产法》及司法解释的相关规定要求取回属于两原告的工程款631923元,有事实和法律依据,本院予以支持。

 

作者:李舒 张德荣 袁惠 (北京云亭律师事务所)

来源:公司法权威解读

推荐文章more+
推荐律师more+